大风号出品

外媒关注汤加国王访华:中国扩大在南太平洋影响力}

视频报告会上,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阿尔伯特·维达大奖获得者、工业机械装调项目金牌得主宋彪,时装技术项目金牌得主胡萍,工业控制项目金牌得主袁强作了事迹报告。

虎嗅APP <更多内容 2018-09-26 11:29:00

原标题: 漫画民工讨薪记

头图出自视觉中国

把老实人逼急了,可是会玩命的哦。

8月27日晚,千秋叶漫画在新浪微博发出一条消息称“无良漫画平台‘大角虫’拖欠作者数百万元”,将矛头直指上海童石旗下的大角虫漫画平台,指责其长期拖欠旗下签约作者的稿费和分成。

“摊上这种合作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希望各位朋友转发支持一下。”“连基本稿费都收不到,当作者都是吃空气的吗?”评论里挤满了涉事的漫画人,无奈与焦虑不断扩散。

只一天的功夫,微博转发近万次,同名话题已有916万阅读和1万讨论。

“少的几千,多的一百多万,目前仅统计了47人的欠费清单,总额就超过了400万元。”据介绍,大角虫拖欠稿费时间长达一年,多位作者近半年内分文未得,拖欠的规模和程度在行业内数一数二。

“马上度过危险期、财务把账号打错了、明天开始发(稿费)”一位维权作者PS了个“角虫三连”来总结平台的拖欠手法。就是靠着简单的温水煮青蛙与拖字诀,大角虫“忽悠”了这帮老实人一整年。直到8月29日,大角虫仍然“习惯性”地拖着,没有给出任何正式回应。

据知情人透露,事情曝光后大角虫只在8月28日给了两名作者分别一个月的稿费,合计不足5万元,这与400万的总数相比不值一提。“给发稿费的时候,大家还是有点兴奋的,以为有戏了。现在看来不如不发,有点骂人的意思。”一位没有讨到稿费的作者告诉虎嗅。

大角虫的沉默激怒了讨薪的作者们,8月29日晚他们通过微博(ID:千秋叶漫画)发出消息,“已集体向大角虫发出了律师函。”微博中透露除了催要稿费外,原告方还要拿回作品版权。

千秋叶微博截图

这样的讨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都8102年了,对待漫画作者的态度一如上个世纪的农民工。

弱势的漫画人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被拖欠了百万稿费、欠薪长达一年,直到事件曝光前,很多漫画家仍然能够忍受微薄待遇,继续为平台创作内容。

漫画平台到底有多坑?听听几位参与讨薪的作者向虎嗅诉苦。

首先,漫画平台欠薪竟然是行业普遍现象。“各大平台其实都有,拖个一两天在我们看来这都无所谓了”。对于大角虫来说,发稿费的日期集中于每月20日到30日之间,本身时间就不固定。且平台没有选择一刀切的停发,而是逐渐延长打钱的间隔,直至最终断掉。对于从业者来说起初很难有所察觉,直至被温水煮透。

其次,大部分作者都面临的问题是,一旦交稿,对作品就失去了掌控。“平台大部分是全版权合同:永久、独家。”这使得漫画人与平台谈判时,天然的就落入弱势——IP是人家的,一旦作者脱离平台就相当于“净身出户”。

“有些读者粉作者,但是另一部分在意作品,在意作品的读者就没了。”与平台决裂后要从头开始构思作品,流失的粉丝也需要花时间回笼。很多作者在与平台沟通时出于对IP的维护,自然会迁就平台,这点也被大角虫所利用。受害最惨的作者,在角虫平台上线了5部作品,单部作品点击量超10亿,骑虎难下,最终被欠稿费超过了一百万。

第三,本身行业的惯性和生存压力也使作者停不下来。筹备一部作品,找平台签约,过程最短也需要一到两个月,收入自然就断掉了。

对于很多小作者和工作室,断炊一个月就是生存问题。而对于大一些的工作室即使分散风险,将多个IP分散签约到不同平台,仍然是本小利微。“一家拖稿费就很紧张了,2家拖的话,说不定就得垮了。”一家手中握有10部签约作品、并分散在七八个不同平台的工作室,依然挣扎在温饱中。

维权的时间和机会成本都会让作者更加慎重,最终错失止损良机。面对平台,即使行业大触也得低头。这次欠薪风波,也令头部漫画家尽数中枪。在欠薪名单中你可以看到像孙渣、大叔酱这样的人气作者。

欠薪统计名单,出自微博(ID:千秋叶漫画)

“之前平台上有300多个作者,但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砍掉了一大批。目前统计群里有70多个人,接近(还在平台)的一半,所以欠费还是比较普遍的。”本次讨薪活动的发起者叶子这样向虎嗅介绍。

关于还钱,工头跑了么?

大部分作者对大角虫平台欠薪原因的怀疑集中于资金和运营两方面。

根据大角虫的母公司童石网络2017年财报等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为1.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92%;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17.6万元,较去年同期下跌26.59%。

资产总计为3.97亿元,较上年期末增长7.35%。资产负债率为9.03%,较上年期末6.17%,增长2.86个百分点。

从账面看,童石网络虽有净利下降和负债增加的利空消息,但财务状况仍属稳健。对雇工薪资这种“必要支出”,童石还是有能力承担的

至于为什么不承担?一位作者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几十个人的稿费,对于平台也不是特别多的钱,一点钱都拿不出来,感觉不太现实。”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大角虫手中掌握一票优质IP,《困病之笼》《迷域行者》等都是宣布动画化的作品,而《全职高手》的漫画版权也在大角虫手里。本身有很好的资源,但是拙劣的运营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IP动画化,进军影视制作和游戏,大角虫把自己得愿景铺得很广。星空虽美,但没有脚踏实地。

2018年6月,童石网络宣布进军影视行业,与牟尼文化、吉祥狮子、乐在其中多家公司共同将旗下IP开发布成网剧,其中包括了《迷域行者》《星梦偶像计划》等头部作品。

童石应收账款示意图

上图显示,排名前五的欠款方共欠账1.18亿,而影视化还遥遥无期,短期内无法收回。

而从2015年成立起,大角虫漫画就曾公开一系列IP孵化时间表。比如2015年4月起连载的作品《困病之笼》,早在2016年4月就宣布启动动画化,同年7月启动超级网剧的全面开发。

然而直到2018年,这部作品的动画化依然处于划水状态。

《困病之笼》截图

更神奇的是,大角虫平台在国内都没有站稳的情形下“强行出海”,分别于去年3月和8月在东南亚推出英文和泰文版APP。

手中握有的IP迟迟无法变现,对于资源的开发,大角虫及母公司的能力着实令人怀疑。

童石网络在2017年报中作出重要风险提示:“2018 年,上述应收账款的账龄均将延长,若公司不能及时收回,则可能存在因应收账款账龄延长而导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金额大幅增加的情形。”

在支出项目中,2017年其销售费用达到4871万,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0%,占营业收入37%。而主要的营业成本(作者分成)仅有2584万,只占营收的比重为20%。一个以内容立足的漫画平台,销售费用竟然远高于对内容作者的投入。

运营能力奇差,并配上净利大幅下挫和坏账风险的背景,可以稍加揣测,大角虫估计玩不下去了,而对于稿费的拖欠很有可能是一种“变相止损”。

工头并不想再出钱了。

关于出路

对于当初为何选择大角虫,部分受访者认为相对于老牌平台,看中了它更优的稿费和宽松的审稿环境,然而“免费午餐”终是表象,一地鸡毛过后,作者只能咬牙承受损失。

“对小工作室,有主笔、助理,不能不发工资,资金链很快就会紧张起来。(这次欠薪)有两家已经卖房子维持了,我们也很惊讶。”讨薪者叶子分享了一些同伴的境况。而对于总体,她表示还有维权作者陆续进群,400万的欠款不是定值,最终很可能突破500万元。

图片出自知乎

关于是否存在和解的可能,叶子表示和解的前提是付清欠款。“之前好言相劝,结果都不好。”

而谈起未来,很多讨薪者已决定离开大角虫,他们感觉到自己当初的信任和善意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馈,“心里还是有些疙瘩,回不到以前了。”

这帮老实人......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虎嗅APP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范玮琪陈建州妈妈一起逗孙子 佳丽化身导游 陈昭荣曝李亚鹏做房地产生意 撒娇谈男友标准(图) 铲子就绪 已泄露 开播第一期 前任疑暗指被其抛弃 毕福剑当证婚人 《两小无猜》男女主演
强颜欢笑难掩悲伤 我很生气 女演员遇车祸生命垂危 赵薇酝酿大转型 嫁入豪门或仍需等四年(图) “神奇女侠望登银幕 首映霍思燕红唇黑衣“山寨货真金白银 返台牵手 周董自曝去年7.5领证 搭档何晟铭 自曝化妆每天需要5小时 范-迪塞尔曝 它的视觉轨迹你的丛林盛宴(图)
20年再聚首 Lucas被赞有礼貌(图) 林孝贤 《我是歌手》出局 莫文蔚陈晓东呼吁公众关注四川凉山贫困妇女儿童 望给我们平等空间 双胞胎姐妹花吸睛(图) 《妇产科》 陈奕迅自曝守不住秘密 要像个男子汉哦(图)
高群书否认涉入(图) 变心 甚至性格有点阴郁 萧蔷也曾呛林志玲“十年后再来比 怪物大集合的奢华包装 曾是陆川铁搭档 把儿子搞得像个猴子 意外跌落 阿雅代班 演唱会专辑向其致敬 称起码会生两个 曝母子剧照 韩国首日票房排第七